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zambiaembassy-beiji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农女之锅色天香》最新章节。

公子然慌不择路的往前跑,一不小心踢着一块石头绊了一跤,还跑丢了一只鞋。

公子然也没敢回去拾,又继续向前跑,刚来到一个道边,就见前面有个四十来岁的嬷嬷掐着腰正呼呼运气,见他跑过来,猛的上前一步,揪住他的脖领子,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巴掌,嘴里还一个劲喊道:“叫你个小兔崽子拿鞋扔我,我打死你。”

这一巴掌扇的公子然连北都找不着了,原地转了两三圈才停住了身子,他哪受过这个,也顾不得其他了,大喊道:“我是公子然,你们胆敢无礼。”

吓!那嬷嬷和随后赶来的一队侍卫闻听都是一怔,有机灵的小兵,忙过来把公子然好一阵打量,最后哭丧着脸,对他们头说:“还真是殿下爷。”

给殿下一巴掌?把殿下当刺客追?在场的几人都傻了,尤其是那个扇了公子然老大一巴掌的嬷嬷早就吓昏过去了。

“哼,你们等着吧。”公子然自己这副样子也不敢久待,冷哼一声转身回寝宫了,心说,今天凡是见过他狼狈样子的一个也活不了。可他最恨的是卫小七,今天他成了这副模样有一半原因是卫小七害的,不禁暗暗发誓,此生不除卫小七,誓不为人。

他是不知道,不是一半,而是全部都是卫小七害的。

等卫小七东窜窜,西窜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回到思毓寝宫的时候,思毓已经坐在桌前等了许久了,等到最后他不停的在桌面上敲着手指。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个动作代表他已极不可耐,如果卫小七再晚回来一会儿,估计整个皇宫都要发生大地震了。

“去哪儿了?”思毓望着一身泥一身水的卫小七,紧皱着眉头问道。

该说去哪儿好呢,今天做的事实在不怎么光彩,卫小七考虑再三决定还是不告诉思毓的好,本来偷跑出去就已经是罪过了,若再说出得罪了公子然,不等公子然报复她,思毓就得先剥了她的皮。所以卫小七考虑好久才期期艾艾的答道:“去湖里游了一会儿泳。”

将近寒冬腊月的天气有去湖中游泳的吗?又不是嫌命太长了。而且她居然还游掉了一只鞋,思毓眉头又皱紧了几分,对她的话一点都不信,厉声喝道:“说,到底去哪了?”

卫小七吓得一哆嗦,虽早知道思毓严肃起来很可怕,但没想到可怕到了这种地步,吓得她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嘴里委委屈屈的叫道:“我真的去游泳去了嘛。”这话绝对不算骗人,不游泳怎么会浑身湿透。不过与其说是去游泳,还不如说掉到湖里了更贴切些。

“还不说真话吗?”思毓强压着怒火,他对卫小七也实在无可奈何,打不得骂不得。打完了他心疼,骂半天,你废了很多口水,还不够给她挠痒痒的。

“好吧。我承认,我是不小心掉湖里了。”卫小七说着说着一口气接连打了七八个喷嚏。

卫小七很觉得自从跟公子易厮混在一起,她撒谎的本事很是有所提升。虽赶不上公子易的水平,不过至少已经不会再脸红了。

思毓也担心小七受寒着凉。便不再继续审她了,长叹一声吩咐宫女给她换干净衣服。

等卫小七换好了衣服出来时,宫中的桌上已经摆好了一桌酒席。山中猛兽云飞燕,陆地牛羊鹿尾鲜,简直应有尽有。

卫小七看得直流口水。一大早就开始折腾着画画,又游了一回泳,四周逃跑着找路,此刻早饿地不行了。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大快朵颐。

思毓瞟了她那副馋样道:“等会儿再吃。”

不是吧,还要再审一遍不成,那张脸立刻垮了下来,很像个正被欺负的小羊。

到底谁欺负谁了?思毓只觉太阳穴的青筋直蹦,头疼地要命,却又无计可施。只好耐着性子问道:“先告诉我。这宫里贴的画都是怎么回事。”

卫小七四下一望,见早上贴地画已经被收了起来,估计是思毓下的命令。她此时馋的口水哗哗的往下流,实在不想应付思毓没完没了的问话。于是敷衍道:“是我让挂地。”说完一个劲的瞅着桌上的美食。恨不得用眼睛先吃几口解解馋。

“你知道那是什么?”思毓皱着眉问道。

“那是会飞的印啊,各种不同的翅膀一起飞不是很好看吗?”卫小七眼神一直没离开餐桌。心不在焉的道。

思毓不禁满脸的黑线,很想看看卫小七的脑子构造到底跟一般人有什么区别,可是真要打开了,卫小七也不用活了。因此,此时他只好耐着性子说:“我问的是那方印,你知道那是什么吗?就敢这么胡闹,随便印地到处都是啊。”

“知道啊,你不也说那是印嘛。”卫小七一脸的莫名其妙。

“我是问那是什么印?”思毓只觉得大脑严重充血,此时也被气得有点不听使唤了。

“你给我的,你怎么会不知道,你问我,我肯定是不知道地,不过看那印成色还不错,拿去当铺当一当,估计也能有个千八百两银子的收入。”卫小七道。

金国仅次于传国玉溪地金朝凤印,在卫小七眼里只不过值个千八百两银子,思毓真是欲哭无泪了,很后悔不该把这么贵重地东西交给卫小七,他的原意是想着要跟她白首到老,共掌天下,不过看了现在地卫小七,他很觉得还不如给她个馒头,还能更实用一些。于是很无奈的声音道:“你先吃饭吧。”说完向寝宫门口走去。

卫小七眼睛瞅着桌上的饭菜,背对着思毓挽留道:“吃完了饭再走吧。”

“不吃了。”思毓冷哼一声,继续向宫门去。此时的思毓一点食欲都没有了,他已经被卫小七给气饱了。觉得应该出去透透气,火都上到了顶梁门了,再待下去,他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对这个白痴女人下毒手。这也实在太气人了吧,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

又走出几步,思毓忽然想起一事,对卫小七道:“我那方印我已经收回去了,留给你也是个祸害。”他倒不是怕卫小七拿凤印来作恶,他是怕卫小七真的千八百两银子给卖了当铺。

见思毓出去了,卫小七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立刻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对着满桌子酒菜,开始孤军奋战,这一仗打得激烈万分,我军节节逼近,敌军丢盔卸甲,节节败退,只杀了个天昏地暗。打到最后,一桌子菜连三分之一都没剩到。看得几位伺候的宫女大眼瞪小眼,呆愣了半天没说出话,心说,这是一般四五个人的量,这位说娘娘不算娘娘,比娘娘待遇还高的女儿未免也太能吃了吧,说出去都能吓掉宫中众姐妹的下巴。

吃完了饭,卫小七就直接上床睡觉了,她今天受了点风寒,得盖着被子捂一捂汗,一会儿醒了喝杯姜茶估计就能好点,她身子一向强壮,小病也从来不吃药的。

卫小七这一觉睡的时间老长,等她醒来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卫小七打了个哈欠,望了望在她身旁低头看奏折的思毓,露齿一笑道:“我还以为你生我的气了呢?”

生气是肯定的,不过他一国之君气度自然不凡,没必要气得太久,于是笑道:“醒了,那就吃饭吧。”

卫小七点点头,中午吃太多,又没运动,这会儿一点也不饿。不过已经两天没见李阳他们了,卫小七实在很担心,刚才睡梦中,梦到李阳被人给乱刀剁死了,不由惊了一身的冷汗,不过居然把风寒给治好了。

“那个,思毓,那个,……。”卫小七想问李阳到底怎样了,不过又不知该怎么开口问。

思毓对于卫小七的心思琢磨的很是精准,她一这么说话多半是有求于他,而目前唯一能让她开口求人的事也只有那一件了。于是不等卫小七费劲再问,便说道:“你要问李阳的事吗?我已经赦免了他,让他回绿水营继续当值,过一阵子我还要重用他。”

“真的。”卫小七眼中闪满了惊喜,太完美的结局了,实在没想到思毓能这么大方的赦免李阳,忍不住一把抱住思毓的脖子,大叫道:“太好了,太好了。”

思毓被她搂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这个卫小七还真是没轻没重的,使那么大劲也不怕擂断了他的脖子。不过他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这是小七第一次对自己这么亲热。对李阳的事,思毓另有计较,他不杀李阳原因有三,其一,卫小七会不高兴,没准会恨上他,而且此刻他也不认为李阳对他还有威胁;其二,李阳是个可用之才,他还有几件棘手的事,要叫李阳去打个前锋;其三,可以安抚民心,对于想要投降于他的一些武成王的人,李阳的重用可以给他们希望。

第一时间更新《农女之锅色天香》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绝品贵婿免费阅读

古街深巷

吃货大飞奥特曼盲盒抽奖

是猫不是狗

魔铠时代

苏简云

女主强大懒散但隐居的小说

灰齐齐

白华录

宁婉颜

她境

颜舞殇钺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