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比亚驻华使馆

首页 > 正文

我靠近这座“小岛”,最先尽收眼底的是庭院花园中

www.zambiaembassy-beijing.com2020-09-05

那就是一幢屹立在浓厚绿茵当中的二层小楼,一座历史人文小房子,一座文学类小房子。花草树木亭亭如盖,小院后边有一扇翠绿色的门,通向门口那一条清幽的绿径,小路旁是翠绿色的护栏。新绿一片片,怪不得巴尔扎克把这栋小房子称之为“翠绿色的小岛”。

我靠近这座“小岛”,最先尽收眼底的是庭院花园中巴尔扎克的上半身雕像:伸展的眼眉、厚道的肩部和茂密的垂发,显示信息着他的气场、构思和聪慧。这儿就是巴尔扎克的故宅,进到在其中,文学家金庸小说《人间喜剧》中一个个新鲜的人物恍若闪过眼下。

走入小院,墙壁摆满巴尔扎克的肖像。墙角的玻璃展示柜里摆着四幅动漫漫画像和《人间喜剧》中的人物像。动漫漫画中除开巴尔扎克,也有拉乔治、雨果、乔冶·桑和缪塞等荷兰同代文学家。房间内的另一个玻璃展示柜里摆着二根拐仗、一条绑带和一件吊带背心,全是巴尔扎克的的遗物。直往里走是接待室,越过一条窄短的安全通道,便赶到巴尔扎克的小书房。1840年到1847年间,他在这儿住了七年,并在这里完成了《人间喜剧》的一部分写作。现如今,这儿仍储存着巴尔扎克创作时的长方形写字台和椅背沙发椅子。那就是一张并不大的写字台,巴尔扎克对它竭尽了最深沉的爱。桌上有二只铜手模,依照文学家的手原占比筑成,以留念巴尔扎克用这两手写成了热血传奇著作《人间喜剧》。这是一个奇特的设计构思,表述了后代对写作出优秀经典著作之“巨手”的尊崇。

这张写字台印证了巴尔扎克的努力与恒心。在这里张写字台前,大家好像见到巴尔扎克伏在案前伏案疾书,伴着摇荡的灯烛,朝着静寂寻找各种句子,朝着黑喑探索诸多观念。他不断地写着,一幕幕、一场场,一个个各式各样的戏剧表演和人物,在他的金庸小说呈现、丰腴、活跃性起來。

桌上放置的咖啡机和暖气炉是巴尔扎克创作时不能缺乏的爱人,每每疲困扑面而来,他就喝一杯咖啡,再再次创作。“现磨咖啡是巴尔扎克再开启机器应用的黑油”。很多现磨咖啡加速了巴尔扎克写作的进展,也毁坏了他的身心健康。为了更好地改变《高老头》的上半部分,他不断工作中了十几天,每日只睡两三个钟头。巴尔扎克在“翠绿色的小岛”上渡过的每一个夜里都笔下生花,电影导演着一幕幕真正喧闹的人间喜剧。

一部《人间喜剧》包含91部小说集,营造了2400好几个有品牌形象、有生命的人物,是十九世纪上半叶荷兰社会发展的真实写照,被称作“资产阶级社会发展的百科辞典”。如同巴尔扎克所言:“我所写的是全部社会发展的历史时间。我经常只是用这一句话来表述我的计划:一代人便是一出有四五千个突显人物的戏剧表演。这出戏剧表演便是我的书。”1842年,他在《人间喜剧》的前言里将著作分成《风俗研究》《哲理研究》《分析研究》三一部分,在其中《风俗研究》又分成《私人生活场景》《外省生活场景》《巴黎生活场景》《政治生活场景》《军旅生活场景》和《乡村生活场景》,它是《人间喜剧》的行为主体。读了过《欧也妮·葛朗台》和《高老头》,帮我留有了深有感触。《欧也妮·葛朗台》营造了一个奸诈、贪欲、抠门的官僚资本主义富人品牌形象;而《高老头》填满造型艺术风采,揭秘了钱财的执政功效和拜金主义的诸多罪孽。巴尔扎克在造型艺术上极具原创性,细致入微、栩栩如生真实的场景描写,细腻、机敏和刻骨铭心的人物营造,小说结构、小故事描述都别具匠心,特点独特。写作如连绵不绝,气魄雄浑。

在“翠绿色的小岛”的陈列厅里展现着巴尔扎克的写作过程,在其中有一串数据帮我留有了深有感触:1827年到1848年间,巴尔扎克发布了97部著作,共10816页。而这种卷帙浩繁的著作,足见他在写作上的勤恳。

小院楼底下是巴尔扎克公共图书馆,个人收藏了巴尔扎克的经典著作和有关科学研究书本,在其中也是有《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农民》《幻灭》等著作的汉语译版。

当我们步出这难以忘怀的“翠绿色的小岛”时,浓浓新绿包囊着我,那就是代表性命、设计灵感、努力的新绿。巴尔扎克便是在这里浓浓的新绿中留有了重现荷兰十九世纪上半叶历史时间的《人间喜剧》。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