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zambiaembassy-beiji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顶流男团的穿书日常》最新章节。

莫荣在算计自己的同时,龙血这个同样有野心的一方之王,又何尝不是在算计莫荣。

归根结底,还是权位之争。

龙血一旦羽翼丰满后,就必定难再容忍莫荣这个有着自主势力的恩人,如果钟道临这个在云雾城本无根基,但却让龙血放心的患难大哥能够留下来,或许莫荣有了牵制后,本不用死,可是没有了相应对手的莫荣,却引起了龙血的杀机。

世事无常,又怎能去算清。

钟道临心中又默念了一遍老子《道德经》中的那句「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自己的师父醉道人,时常用福祸相倚伏来点化他,可笑的是,到了魔界,才真正懂得了这句话中过犹不及的意思。

心知劝也无用的钟道临飒然一笑,脚点船板从小艇上升起,与果比一起朝着「破浪号」海船船桥飞去。

小艇上的龙血,默默地看着钟道临消失在海船船舱之后,双目猛然闪出一抹寒芒,忽又隐去,似乎有些不忍地轻轻叹了口气,吩咐身后手下划回北岸。

四个亲兵闻言挥动船桨,小艇在江心打了个圈,缓缓地向岸边驶去。

少时,雾江之上的「破浪号」巨舰开始用绞盘拉起重锚,船身轻震,顺流缓缓而动,前后的十二艘云雾水军战船,也纷纷地拔锚启航,担任护卫。

「破浪号」主舱内的钟道临,这时候刚从外边吩咐众人起锚开船,除了见到的有限几人,也没有与其他人照面,就索然无味地回来了。

一张固定在船舱底板上的窄桌边角楞上,正坐着几天来不怎么说话的果比,肉乎乎的小胳膊、小腿无力地垂在那里,瞪着一双空洞的大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圆凳上的钟道临,也发觉到了果比这些天的不正常,伸手拿过桌上一个装着水果的木盘,用手指点了点果比的小脑袋,讨好道:「小美人儿,生什么闷气呢,几天都不见你说话,来,吃点甜果!」

谁知道,听到这话的果比脸上一楞,紧接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居然滴出了眼泪,猛地开始对着钟道临哇哇大哭:「呜呜……哇……你是不是讨厌果比了,哇……就知道你会怪果比不告诉你危险……呜呜……哇……可果比真的不想回去呀!呜呜……」

钟道临被果比突如其来的一阵狂哭给弄懵了,听了半天还没听懂这小家伙到底说得是什么,见果比越哭动静越大,连忙哄道:「别哭了,眼睛哭红了就不漂亮了,小弟怎么敢讨厌果比小美人呢,你说的什么危险不危险,到底出什么事了,跟哥哥我说说。」

小家伙果比一时没注意对方趁机把自己升级成了哥哥,听到钟道临说不怪她还不相信,小嘴一咧,用小手擦擦眼泪,委屈道:「上次果比感觉到你有危险还不知道,就先警告了你这个大傻蛋,你忘了吗?呜呜……这次果比不在『他』的破刀里,没以前厉害了,呜呜,害你受伤了……呜呜……」

钟道临听得一头雾水,看到果比又要开始哭,刚想再劝劝,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指着正在抹泪的果比,惊道:「你……是你……上次小弟中毒是你叫唤的?」

想起上次自己中了赤巫赭冷的无形盅而不知,还先是佩刀示警才明白过来,暗道莫非是果比搞的鬼?

果比闻言,大眼睛一瞪,也不哭了,改而大怒道:「你这个大坏蛋才会叫唤呢,果比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只好让刀『叫』了,笨!」

「是是是,是我笨,多谢果……咦?」

钟道临连忙不迭地点头道谢,突然间又想起了什么,大讶道:「你不是失忆了吗?怎么又想起来了,还想起来了什么?」

说着,钟道临用期待的目光盯着果比直看,从她那里去了解传授自己三招刀法的那个神秘人,显然更加直接。

果比歪着一颗小脑袋想了半天,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撅嘴道:「本来好好的想起了点什么,被你这个大坏蛋一问……果比又忘了哦!」

「啊?」钟道临心叫倒楣,怎么又成了怨自己了,苦着脸道:「还有这回事啊?」

「嗯,就是有这回事!」果比天真地答道:「被你一问,刚想起来的事就全忘光了,不过,果比能够感觉到那个大坏蛋想逃跑,不信你看……」说着,伸手指了指钟道临腰上挂着的虚无之刃。

钟道临顺着果比的指点一看,这才发觉本是黑白双色的虚无之刃表面,如今已经被团团黑气所笼罩,原来占据大半刀身的白色,居然紧紧地收缩到了刀柄前的一段,不由得骇然道:「怎么会这样,干脆扔到魔海里边吧!」

「不行!」果比一脸紧张,比钟道临更害怕道:「要是扔到海里就能打死那个大坏蛋,果比也不会几千年都拿他没办法了,不行不行,你难道没有发觉自己同样带着他的力量吗?」

说着,她小脸一皱,沮丧道:「你把他的刀扔了,不但他更容易出来,而且你也活不成了,哦,果比想起来了!」

钟道临本就听得心中发冷,听果比说想起了什么,大喜道:「想起来对付他的办法了吗?」

果比摇摇头:「不是的,果比之所以从刀里出来,好像就是要告诉你不要用他教给你的刀法,上次你动用真气使出了半招他的刀术,果比就感觉到他的力量在你身上加大了一分,要是再这样下去,到最后连果比也困不住他了,他要是跑了,果比就找你算帐!」

果比简单的一番话,让钟道临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怪不得自己练功时一直隐隐感觉到哪里不对,怪不得刀中的那股力量这么好心地传了他三招刀法,原来是这样,想到这里,疑惑道:「刀法不能用,这刀你又不让我扔,这怎么办?」

果比想了想道:「只要你不用那坏蛋的三招刀法就好,不过他这把破刀也满厉害的,你想杀人的时候,不妨继续拿来用用,那三招刀法对果比来说不怎么样,但对你小子自然也是满厉害的,你要是答应果比不再用那三招刀法,果比就教你更厉害的!」

钟道临拿眼睛瞟了瞟才有自己巴掌大的果比,疑惑道:「你也会用刀?」

说完,他心中有点想笑,这么小的一个女娃娃,还没有刀柄一半高呢,难道教他几招用小匕首的功夫?

果比见到钟道临的神色,就知道这小子看不起她,挥舞着小拳头气鼓鼓地道:「果比不会用这些破刀、破剑一类的,人能制刀,刀也能制人,自身之外的力量有什么好用的,哼!」

钟道临赶忙挤出个笑脸,赔礼道:「是小弟错了,敢问果比大美人有什么厉害功夫传授给小弟?」

果比大剌剌地叉着腰点了点头,忽然又笑嘻嘻道:「偏不告诉你这个大坏蛋,谁教你小看果比,算了,你继续用他教给你的刀法吧,只要果比回去,他就别想出来!」

说着,舞动着翅膀飞了起来,全身透出了蒙蒙的白光,对钟道临眨眨眼道:「果比先回去了,有空再出来找你玩,走喽!」

一团刺目的光芒在船舱中炸开,刺得钟道临睁眼如盲,赶忙闭目用手遮住,等到他再次睁开被强光刺痛的双眼,果比已经消失无踪了。

钟道临急忙抽出虚无之刃,刀身上的白色急速蚕食着黑色表面,不多时,又恢复了以往黑白双色的刀身,可是这一次,反倒是白色占据了大半刀身。

钟道临不知道自从上次被关伊打开藏于灵觉深处的生命印记后,自己灵力的大幅度提高,其实已经严重到压制了藏于他灵觉的邪异种子,不但自身法力骤增,而且使得虚无之刃内的果比,借着他的心灵力量超脱而出,此消彼长下,反而是果比占了上风。

正被果比毫无征兆的「跑掉」弄得呆了一呆的钟道临,突然被一阵「笃笃」的敲门声惊醒,顿时收回思绪,扬声道:「进来!」

从推门而入的脚步声中,钟道临就知道是龙血给自己找的那些不嗜武功、专门伺候他饮食起居的魔族丫鬟。

果然,开启的舱门后露出了一个姿色不俗、手托食盘的魔族女子,先向钟道临盈盈一拜后,才敢开口道:「大人,伙房准备了些酒菜,丘管事让奴婢给大人送来,不知道大人现在是否需要用膳?」

丘管事名叫丘良,是龙血怕钟道临不懂行船出海而特意任命的魔族管事,所有船舰航行中遇到的麻烦,以及包括船上的一切琐事,都由丘良解决调度,根本不用钟道临烦心。

钟道临听着小丫头一口一个大人闷得慌,见她一个弱女子端着一满盘酒菜,赶紧迎上去帮忙托着道:「多谢姐姐了,别叫什么大人,小弟一听别人叫大人心里就紧张,今后再开饭的时候,我去跟大伙一起吃也就是了,不用专程送来!」

「大……公子叫奴婢叫小箐好了!」

叫做小箐的丫鬟,被钟道临的举动吓得俏脸发白,听到一半才「噗哧」一笑,抿着嘴笑道:「钟公子真是没有一点架子,能伺候公子是小箐的福气!」

说着,她扭动娇躯将食盘放到舱内的窄桌上,又拿起酒壶帮钟道临倒满了半杯。

通常做这种伺候人和打杂事情的,大多是土族人,钟道临看这个小箐虽然是丫鬟,却也谈吐不俗,落落大方,显然不是一般的下人,他帮着小箐把酒菜摆好,随口问道:「小箐姐原来是做什么的?干嘛不找个好人家嫁了,做这些事情多累!」

小箐闻言俏脸一红,低声道:「钟公子说笑了,小婢虽是下人,却也是清白之躯,公子如需侍寝,尽管吩咐,能遇到大人这样的主子,是我们姐妹的福分!」

「呃?」钟道临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手上端着的菜盘掉了,急得左手连摆道:「小箐姐千万别误会,哎,这个龙血到底是搞什么鬼,菜放在这里就好了,没有别的事了!」

小箐听钟道临这么一说,脸容刹那间变得惨白,低泣道:「莫非公子看不上奴婢不成?」

她们十二人能被龙血选中登船,就等于已经是钟道临的人,如果钟道临不要她,别人也绝

对不敢要,她除了一死之外,真的别无他法。

钟道临也被弄得六神无主,心中一动,附耳在小箐耳垂旁悄声道:「小箐姐,告诉你个秘密,你帮我跟你那些姐妹说,但千万别告诉旁人,好吗?」

见小箐郑重的点了点头,钟道临接着神秘兮兮地道:「小弟练的这门功夫,叫做霹雳无敌童子神功,功成之前绝对不能破身,乃童子门一派镇派神功,万分厉害,龙城主因为不知道才派你们过来,小弟这现在就船向城主说明,顺便送你们回去!」

小箐闻言愕然道:「霹雳无敌童子…破身…呵…」

小箐喃喃跟着钟道临念了几句,突然掩嘴笑了出来,又赶忙闭嘴,她可不管这什么「霹雳无敌童子神功」是「万分厉害」还是「千分厉害」,反正只要钟道临不是讨厌自己就好了,可是要她下船,她却不敢违背了城主的旨意,趁机盈盈笑拜道:「公子慢慢用饭,奴婢先告退了!」

第一时间更新《顶流男团的穿书日常》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原来皇夫是头狼

晨光若樱

都市微信修仙

言子木

雾天唯美图片

司命伽罗

仙侠飞升传

尾墨

我真没想红啊

寂月梵雪

不上老板的床

九鲤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