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zambiaembassy-beiji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朱门嫡杀》最新章节。

杨过背对龙,尴尬道:“龙哥哥,你别看我,我要尿尿。”手忙脚乱解裤子,闹了个大红脸,

龙道:“你放心,我不看你。”跃上绳子,头枕手臂,面朝屋顶,很快呼吸变得绵长、轻微,睡着了。

杨过解决了自己的急事后溜溜钻进被子,想睡却睡不着,脸上臊得发烫,全身的血液都冲向了心脏,“噗通”“噗通”的心跳声在安静的夜里如雷贯耳。

十五的月亮很好,很大、很圆、很亮。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入屋中笼罩着龙,为他的面、他的发、他的手指、他的身体和衣服描上一层光辉。

杨过趴在床上,侧着脸瞧龙,难以想象这个高冷、圣洁的人会对自己施以温柔。杨过伸手摆弄了两下放在床边的猴子彩灯,手指沿着猴子翘起的嘴巴勾画,他相信,只要有龙在身边,自己的表情也会是这样的。

小猴子是绝对没有龙好看的。

杨过将彩灯放回原处,拉拢了被子,恢复侧脸瞧龙的样子,就这样看着、看着,直到月光下的龙在眼前不再清澈,变得朦胧了起来,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龙和杨过简单梳洗过后一起下楼吃早饭。

桌上,胡辣汤冒着热气,香气刺激、扑鼻,旁边的碟子上是用料十足的肉夹馍,很是美味的样子。

龙将这些推给杨过,问道:“过儿,你吃得惯吗?”

杨过是南方人,出身鱼米之乡,多食米,少食面。终南山位处陕西,饮食习惯与南方之地大大的不同,龙不知道北方的面食是否合杨过的口味。

杨过没什么忌口的,拿起肉夹馍就是一大口,鼓着嘴道:“龙哥哥,我呀,只要有吃的就行,别的不在乎。以前实在讨不到吃的,我跟路边的野狗还抢过馒头呢。”撩起自己的袖子,指着上面的伤疤道:“你看,这就是那条畜生挠的,当时流了好多血,流得哗哗的,止都止不住,我还以为我要死了呢,不过我命大,睡了一觉之后血就不流了。”他说起以前的苦事,神态还是嘻嘻哈哈的,反教人心疼。

龙道:“过儿,把袖子放下,别冻坏了。”说着的同时已经动手,没让杨过自己来。

杨过幸福点头,眉开眼笑。

杨过注意到龙对着食物兴致缺缺,问道:“龙哥哥,你怎么不吃啊?不合胃口?”

龙道:“确实不合胃口,不过我已经吃过了。你顾着你自己就好了。”

杨过懵了,问道:“龙哥哥,你吃的什么?什么时候吃的?我睡觉的时候吗?”

龙道:“玉蜂浆。”

杨过道:“啊,就那么一小瓶就够了?”伸出两根手指头微微分开比划了一下。

龙道:“够了。”

杨过道:“龙哥哥,你是要修仙吗?不食人间烟火?”

龙道:“过儿,吃你的,别说了。”

杨过“哦”了一声,“咕噜”“咕噜”喝汤,暂且压下了自己心中的问题,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安静了许多。

龙见桌上碗碟已空,问道:“过儿,吃好了吗?”就要起身。

杨过揉揉肚子,对龙道:“龙哥哥,我吃得有些撑,咱们坐一会儿再走吧。”

龙复又坐下,端端正正。

杨过道:“龙哥哥,我刚才就想问你,你是本地人吧,为什么不习惯吃这里的东西?”

龙道:“不习惯就是不习惯,我说不清楚。我是被人丢在终南山上的弃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本地人。”

杨过道:“这样啊,怪不得。”挠挠头又道:“龙哥哥,我听你跟周围人的口音都不一样,跟重阳宫的人也不一样,跟我的南方口音也不一样,你说的是哪里的话?”

龙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龙穿越而来,本来说的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虽然重新活了一回,但是并没有受到其他人的影响,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口音,所以听起来与此地的陕西话是不一样的,然而,这些因由便不能对杨过提及了。

杨过没问到答案并不气馁,提议道:“龙哥哥,我觉得你的口音好听,清清冷冷的,说起话来每个字儿都清清楚楚的,我能跟你学吗?”

龙道:“随你。”

杨过道:“那你以后得跟我多说话呀,要不然我怎么学?”

龙问道:“多说话?我跟你说的话不多吗?”

因为本性和练功的需要,龙确实寡言,以前面对师父和孙婆婆的时候,在一天里面说出的话有时甚至超不过五个字,不过,他自问,杨过来到古墓之后,出于对这个孩子的怜惜,他已经说得够多了,就像现在一样,做到了有问必答。哪怕是上一世,身处繁华都市,嘈杂校园,碰到过形形色色的人,龙也是没有多说过几个字的,已然进步不小。

杨过有些不知道如何接话,想了想道:“恩•••,你跟我说过的话确实比跟其他人多,只是•••,哎呀,这话怎么说呢?”站起身来围着桌子转,忽然拍手道:“有了,龙哥哥,你教我读书认字吧,这样咱们就能多说话了。”

龙道:“也好,多学些东西对你没坏处。既然如此,过儿,咱们去买些书回去。”

杨过自然答应,边跑边道:“龙哥哥,你等会儿我,我去楼上拿灯笼,这就下来。”

龙跟掌柜的结了账,走到门口等待,与路人问过书市方向后与杨过一同前往。

就在此时,街上乱了起来。

一队十几人的蒙古兵骑着高头大马从镇外闯了进来,横行无阻,撞伤了不少的行人,撞倒了两侧的摊子,一时之间,呼喊之声充斥了整个街道。

龙将杨过带上了屋顶,对他道:“过儿,你在这儿等着。”转身飞向了为首之人,越过马匹,甩出白绸将跌倒在地的一个女童卷起,推到了女童母亲的怀里,冷冷道:“你们走吧。”

白绸凌厉,金铃响动,马匹自然地受到了惊吓,这对蒙古兵前路受阻,只能勒紧马缰,强制停下,对站在路中央的龙怒目而视。

为首之人穿着打扮讲究,颇有身份的样子,怒道:“不长眼的东西,还不快快退下。”扬鞭向龙抽去,一口汉话还算流利。

龙并不答话,直接出手,白绸灵蛇一般甩出,直接打在了那人的面门,打碎了他的鼻骨。

为首之人摔下了马,满脸污血,下令道:“给我杀了他。”身后之人皆抽刀而出,向龙袭来。

这些蒙古兵都是普通士兵,空有力气,武功不高。

龙并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凭借着鬼魅般敏捷的身法夺了他们的兵刃,挨个打倒。

龙将刀架在为首之人颈项处,冷冷道:“下次我若再看见了你们在此地作恶,决不轻饶。”

为首之人被龙冷漠眼神震慑,诺诺道:“是,是,我们不敢放肆了,敢问阁下大名。”

龙道:“江湖中人”。将人踹到一旁,将手中的刀插入地面,割裂了路上所铺石板,道:“滚。”

蒙古兵见龙武功之高,实属罕见,哪里敢留下去,连跑带爬地狼狈离开。

杨过见龙出手厉害,心中又喜又羡慕,待街上事件解决后,从屋顶上一跃而下,轻功路数与龙如出一辙,同样地俊逸、灵巧,却没有龙的几分“仙气”。

杨过赞赏道:“龙哥哥,你真厉害。刷、刷、刷,就把人打到了。”

龙伸出手掌按在杨过头顶,将人安抚住,道:“过儿,你要记着,咱们习武之人,要心怀家国天下,讲究仁义,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这份能力便要担起一份责任来,否则,咱们的武功就是白学了。”

杨过绝非池中之物,一生曲折,终成一代神雕大侠,声名赫赫,为人敬仰、崇拜,扬名世间。

原书之中,杨过辗转入得古墓派,从此与小龙女一起生活,与世隔绝,于为人处事道理上知之不详以至于下山以后做了很多越矩之事,为人不耻,甚至做出过投靠蒙古之事,成为一生中为人诟病的污点。龙不想杨过因为没人教导走上弯路再受委屈,因此提前教导其家国大义,为侠之道。

第一时间更新《朱门嫡杀》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众神空间

王老泥

雁翎队小说免费阅读

狂皇天霸

诅咒猎手

柳旭风

清美鲜食投诉电话

懒散成球

重生之激荡年华

任小阁

跟庄高手选股技巧

几多疏狂乀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