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zambiaembassy-beiji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七月异事录》最新章节。

“来了。”上官久满脸的络腮胡子被剃了个一干二净,露出下面白到透明的玉色容颜。“小五,都是听了你说的,我这才勉强下了山,谁知道——”他忽然住了嘴,狐狸眼中露出一丝惆怅。“罢了,不说了。”

“怎么了?就因为那个茅房兄调戏你?”梅非有些好笑。上官久天生玉面狐狸眼,愣是比女子还娇娆几分,后来留了那满脸络腮胡子才勉强得了些清净。这不,真容一露,便又招来不怀好意的好色之徒。

“茅房兄?”上官久愣了愣。“你说那个娘娘腔?说起来真是可气,居然调戏到我头上了!也亏得我今儿个没心思,不想跟他计较。”

“大师兄,你见过三师兄和他的新娘了么?”梅非的喉头涩了涩。

“见到了。”提到这个,上官久的眸色忽然黯淡了一下子。

“怎么?”梅非敏锐地察觉了上官久的情绪。“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

“没什么。”上官久垂下眼,眼角的弧度弯弯绕绕。

“大师兄——”梅非转了转眼珠子。“那岭南红月,是不是真如传说中一般美艳强悍?”

“美艳强悍?”上官久轻笑了一声。他这笑声末了一滞,生生转成了叹息。“不过是个任性的小丫头罢了。”

梅非端详着上官久的神情,看出些端倪。

“大师兄,你从前就认识她?”

上官久一愣,随即又是释然一笑。“小五果然机灵。我的确见过她,不过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

他不再言语,只怔愣地看着酒盏,居然有些失态。

梅非心中有些异样。莫非大师兄他跟这个红月还真有过什么纠葛?若真是如此,她劝他来参加喜筵,倒真是好心办了坏事。

她也不再追问,顺势转开了话题。

“大师兄,你如今住在何处?”

“在对面的客栈。”上官久举了举酒壶。“没了。小五,待我再叫壶酒,咱们好好喝喝。对了,你不是说不来平阳么?小六呢?”

“大师兄,我来这儿的事情,你可千万别告诉三师兄。”梅非按住他的手。“别叫了,你都喝了三壶,醉了会误事儿。明天我带小六来找你,咱们三个再好好聚聚。”

梅非上楼之后,只见陶无辛和微醺已经没了踪迹,只剩下梅隐一个人坐在桌边,望着窗外出神。

她顺着他的视线朝外头看了看,只见一团夜色朦胧。

“阿隐?”

梅隐回过神来。“姐姐,你来了。”

“他们走了?”

“走了。”

梅非松了口气。“阿隐,你知道我刚刚在楼下遇上谁了?”

“谁?”

“大师兄。”

“大师兄?他也来了平阳?”梅隐的脸上总算多了些表情。“我下去找他说说话。”

梅非拉住他的手臂。“不用去,他已经走了。等明天我们直接去客栈找他。”

“哦。”梅隐垂下头来。“姐姐。”

“什么?”

梅隐抬眸看着她,胸口内翻涌的情绪越是浓重,却越叫他说不出口。

第一时间更新《七月异事录》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系统修理工

碧海潮生笑

倾爱之恋

木又清遥

迷糊的狐狸

谢宁歌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雨魔

魔针

小二

冷清的反义词冷清清

冰月流沙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