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比亚驻华使馆

首页 > 正文

稳六保看中国:突围

www.zambiaembassy-beijing.com2020-09-09

稳六保看中国 丨 微视频:突围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许多企业一度陷入困局,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

复工复产告急!物流运输告急!产业链供应链告急!

千方百计恢复生产,千方百计把货物送到客户手中,千方百计稳住产业链供应链。

在浙江宁波,一家名叫“江丰电子”的生产芯片靶材企业,就是这样突破困局:在全球经济“断崖式”下滑的情况下,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和外贸出口逆势增长。

危和机总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机。

一个企业如此,一个产业也如此;一个地区如此,一个国家也如此。

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当前,全国上下正在落实中央决策部署,育新机、开新局。

六稳六保看中国,今天就从一家民营科技企业和芯片产业的突围说起。

2020年已经过去多半年,但不少江丰电子的员工提起1月中旬举行的新年年会仍然很激动,“台上台下都玩得很嗨,大家都特别有‘星味’。”每一位员工都身着盛装出席,走红毯、在背景板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年会上的江丰是“高调”的,但对于江丰所在的“低调”行业,大多数人并不太了解。

民营高新技术企业江丰电子位于宁波余姚,从事的是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制造用超高纯金属材料及溅射靶材的研发、生产、销售,订单来自全球上百家企业。

靶材是制造芯片的关键材料,我国一直依赖进口,实现国产化是国家的战略需求。

年会上,董事长姚力军博士信心满满:今年会是半导体的一个大年,“这也将是公司发展最好的一年”。

聚光灯下,中外员工共同演绎的一首《友谊地久天长》将晚会气氛推向了高潮。

台下的氩弧焊工吴有水一直在为同事们喝彩鼓劲儿。对于在舞台上表演节目,腼腆的他并不太擅长。

“努力买套房子,小点儿也行,让妻子和三个孩子生活得稳定一些。”在年会热闹气氛中,吴有水对新年有了清晰的目标。

春节前吴有水按照计划完成了靶材焊接工作,却没能按计划“过个好年”。

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来袭,让江丰电子上下一时“问题很多”。

“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一个多大的事情?会对我们有什么样的影响?对我们的客户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对于这场疫情,“事态可能会很严重”。这是攻克过一次次科研难关的姚力军最初的直觉。

回到老家江西鄱阳县过年的吴有水只能困在家中,“我们村不让出,亲戚家的村子不让进”。

受疫情影响,“被困住”的不仅是吴有水,还有江丰生产的靶材产品。

很多客户都在询问订单的发货情况,物流总监朱晓东一晚接到过上百个电话。

江丰员工着急,全球客户也着急。

人们的日常生活以及抗疫物资的生产中都会使用到大量的芯片。凭借多年经验,姚力军判断,“芯片是不会停产的,因此一定要确保芯片的供应。”

作为车间里为数不多拥有私家车的员工,吴有水接到了生产线领导要求到岗的通知。

从老家出发前,吴有水特意洗了车。“不是公司需要嘛,还是要有人出来的,对吧。”

不光要按时生产,按时送达也成了难题。物流总监朱晓东做过最坏的打算:如果运输出现问题,就只能不惜成本重新做一批产品再次送出。

一个人的车间、物流存在的未知情况,除此之外,董事长姚力军要面对的还有江丰近1000位员工以及他们背后的千百个家庭。“做企业真的是特别难。”姚力军有时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销售收入至少保持原有的80%,这是姚力军和公司高管团队心里的底线。

“我们的客户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他们24小时、一年365天连续工作,没有节假日。客户如果停一天的话,损失会很巨大。”江丰事业部经理王青松说道。

对于江丰电子来说,安排员工有序复工复产迫在眉睫。

王青松挨家挨户地做工作、接送员工返工。有的小区进不去,他就等在门口,将事业部员工的办公电脑等隔着小区围栏递进去。

虽然公司每天都会为复工的员工发放口罩,一线工人吴有水还是“咬牙”在超市购买了一整袋,因为他还要承担家里的采买工作。“那时口罩比较贵的,13块钱一个,没办法。”

少了工友搭班的吴有水有时会觉得力不从心,“有些东西比较重,你也使不上劲,抬不动它。”

但吴有水还是尽最大力量撑起了整个车间的生产任务,“就尽可能地干”。

江丰电子第一天复工员工到岗就达到了47%,大概在5天后,员工的复工率就已经超过了80%。今年3月份,江丰电子创造了历史出货最高纪录,一个月出产了14000枚靶材。“这是相当大的一个量。”董事长姚力军说。

靶材生产出来了,如何运送到客户手中?物流成为了疫情期间遇到的又一难题。

“如果这批货不能按时送到,之后的订单我们将全部取消。”客户的态度很坚决,这让物流总监朱晓东倍感压力。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